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水世界

希望全世界的人保护环境 爱抚我们这个家园 不想生活在水的世界里 共同关注气候变暖

 
 
 

日志

 
 
关于我

“博客”有则博之,无则客之,博者写之,客者溜之。 今日你为文情声,来日我为文造情。默契吧,哈哈, 我的理解哦!

网易考拉推荐

铁道部的人要撤职!铁老大PK政协副主席  

2008-02-21 15:07:55|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位副主席没有声称他代表哪一级组织。何况他是在政协会议的小组发言中说的。请发言人翻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在特定的场合,政协委员的发言不受追究。要是较起真来,那人民政协开会时怕不是要万马齐谙了吗?

       一场冰灾让我们看到,原来盛世的发达身份是如此脆弱、盛世的电力系统是如此脆弱、盛世的交通系统(特别是铁道部)是如此脆弱、盛世的老百姓更是脆弱。。。。。。

 今天有两条消息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先是在这几天召开的广州政协会议上,该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前广州市财政局长)居然在小组会议上公开批评铁道部对雪灾应对不力,称“铁道部的人要撤职!”引起外界舆论强烈反应。本来,在中国的政治制度设计中,政协委员的角色,有点类似于“民意代表”的意味。既然是“民代”,那么针对执政当局尤其是各部门的行政疏漏失责提出质询,本来也应该是题中之义,然而,郭以“政协副主席”身份之尊,对雪灾中铁道部门的表现稍稍发发牢骚(似非正式提案),依然引起若大的舆论波,被外界不断放大成一则重大“新闻”,无疑也折射出目前中国的“民代政治”(如果说政协算得上是一种模拟“民代政治”的话)的一些实际状态。

美国在100年前就解决了铁路运输难的问题。上世纪初(1916年),美国的铁路已经达到40万公里。而中国的国土面积大于美国,人口又是美国的4倍,至今才有区区8万公里铁路(其中复线仅有2万多公里)。这不是难为中国老百姓吗?铁路运输能不难吗?当中国GDP突飞猛进,达到百分之多少多少的时候,人们却听不到中国铁路发展的百分比,这是为什么?因为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铁路只增加了不到3万公里,平均每年不到1000公里,年增长率不到2%。而美国1850~1910年的60年间,共修筑铁路37万余公里,平均年筑路6000余公里;1880-1890年间,年筑路1万多公里,其中1887年筑路达20619公里。按照中国年均1000公里的蜗牛速度,中国还需要300多年才能赶上美国100年前的水平这有点太可笑了吧!毕竟今日之中国与一百年前的美国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铁路不仅少,而且分布结构也很不合理。比如南京到杭州,竟要从上海绕一圈,白白多跑200多公里。而上海到重庆,更是要绕一大圈,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多少能源?中国铁路这么绕着玩,铁道部竟然熟视五睹,几十年都解决不了。难道中国解决这样的问题,比100年前的美国还困难吗?在铁道部嚷嚷着“高速”“提速”的同时,中国却有大量的机车在“趴窝”,为有限的几列高速让道,许多普通客车和货车不但不提速,反而更慢了。有限的几列“高速”“超高速”,不能解决中国的铁路运输问题。只有让中国的所有机车都发挥出应有的速度,所有的路网都合理高效的运转,才能最终解决中国的铁路运输难题。几十万人滞留,解决问题迟缓,应对不力,是不是事实?总得有人负责吧?应该追究铁道部领导责任

开会本来就是交流不同的意见,就某些事项达成比较合理的解决方案,争论与吵闹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在今天的中国,似乎“和谐会议”总占主流,会议中有不同的声音,或者直接批评的声音,反而成为一种异常现象。这种直接的批评往往马上会遭到反击,上次乐之曾经提及的广东两会上因为有代表批评司法系统而最后被迫出场即是一个显例。此次广州市政协副主席没有批评本市官员而对铁道部发牢骚,从潜规则来说,似乎有“犯上”的味道,自然被批评者会有一定的反击。这就是中国现阶段的一种模式,只能上级责问地方政府,这次反而有地方政府的政协委员感发上级的牢骚!我老刘认为,政协委员的牢骚话语是否属实,这能体现地方官员能为政府和百姓说出质疑的声音。这有何不可!
  果不其然,针对郭锡龄的批评,今天铁老大立即发了脾气,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对郭的批评一一驳斥,说自己“感到惊讶,难以理解”,并称郭的话“既违背事实又违背常识”。他在依靠垄断信息源列举了郭氏发言中一些所谓的“硬伤”之后,话锋一转,反过来质问郭:“当广大铁路干部职工和广州地区人民群众并肩战斗、奋起抗灾、共渡难关的时候,郭副主席身在何方?”含有从道德层面打击郭的意思:你有什么资格来批评我们!然后,王又很策略性地,将郭与广州市三套班子作切割,称“广州市委的主要领导同志已经明确表示,个别同志极不严肃、极不负责任的公开言论,决不代表广州市委、市政府,也不代表市人大和市政协。”这一招当然很是厉害,既表示铁道部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得到广州市当局的广泛认可,也暗示郭如此卤莽发言,敢直接批评本部,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最后,这位发言人最后又给郭扣上一顶“不珍惜”抗灾胜利“壮举”的大帽子,无疑是在“政治正确”这一“原则”上狠狠将了郭一军(《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回应广州政协副主席“炮轰”》。

那么除了这场暴雪,是什么挡住了人们回家的路。许多学者归究于市民待遇、户籍改革、二元经济制度设计等等体制原因。可事实证明,直接原因出于某些政府部门和某些官员的无能和懒政。仅从广州火车站来说,拥有庞大警力、兵力的组织者在旅客滞留多日后仍无法在伤亡事故发生前将人群分割开来避免拥踏;在无法按车票发车而旅客信息不明时未能运用车票改签将人群引导分流;市民捐赠的物资堆到房顶无人拆封而旁边就躺着缺衣少食的旅客;许多市民响应政府号召投入“过年一家亲”活动,却无一名滞留旅客报名仍自得其乐;自身组织混乱却批评上级主管部门“好大喜功”导致年二十九和年三十整个车站空无一人,五十万人次巨大的运能浪费和唯恐失序让归家的民众无法踏上归途,造成许多民众大年初一方能成行……,而至今我们听到最多的不是管理者负责的检讨,而是再次以稳定为理由做为搪塞其无能失职的借口,并层层开始了邀功奖励。民众要求回家过年怕真成了某些官员抗灾不力的挡箭牌了。

看了这位铁老大发言人的话,真是让人不知今日吾等所处究竟为何世?!如果政协委员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民代”的话,那么,首先就要尊重民代的发言权(包括说错话的权利),不得用对其施加“道德压力”、“行政压力”甚或将其发言“政治罪名化”,否则谁还敢在会场上讲一些真心话?!谁还敢对权力部门说一些批评话?!人类政治文明发展至今,“民代政治”或者也可说是一种相对意义上的进步,本国之所以设立人大制度又设立政协制度,从理想层面来看,无疑是想通过这些“代表”广泛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然而,从基层民众动不动就用极其激烈的方式来抗议行政不公,似乎显示上述制度设计的成绩并不是太明显。在这种氛围中,郭锡龄的批评性发言才会引起外界关注。然而,“雪灾”中表现不能令人满意的铁道部门(铁道部门究竟在此次雪灾中是不是有失责,其表现究竟如何,不妨做个民意调查就一清二楚了),在事后不但无人承担责任,反而对来自体制渠道的一点点的批评意见都无法忍受,足以显现其为了维护垄断部门利益已经无所顾及了。
  “民代政治”,在中国如果要算起来也大概有一百年的历史了。1938年国民参政会会议规则上曾经明明白白写着代表在会场内得自由发言,不受会外任何干涉。今天中国许多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中也写明“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不受法律追究。”这实际上是文明国家的通行办法,许多国家的宪法都对议员的“言论免责权”以及“不受逮捕权”有具体的规定。因为发言自由是“民代”的基本权利,没有自由意志的发言,就没有真正的民意代表。所以,铁道部发言人,说什么广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的发言不代表广州官方意见,甚至用道德、政治的帽子试图将其言论罪名化,真的是是非常可笑无知的。然而,为什么他就能讲出这种话呢?!我们从这种论调的背后又能看出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潜规则”出来呢?

      在当前特殊的情况下,各地、各部门发布交通信息不应盲目乐观,更不应“好大喜功”,应当更加谨慎、全面,充分考虑各方面因素,以确保在大灾害面前,各方面协调推进,管理跟上,勿让天灾变人祸。

新闻内容如下:

铁道部发言人、铁路职工回应广州政协副主席批评

若救灾不力批评属实 铁道部发言人甘愿请辞;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19日下午在人民网谈到“春运”期间广州地区疏运工作。对于网友提问,广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炮轰”铁道部并声称要把“铁道部的人撤职”,铁道部如何回应时,王勇平做了针锋相对的批驳,称郭锡龄所言难以理解,既违背事实又违背常识。王勇平说,如果郭锡龄的指责是真的,那么他会首先请辞。

王勇平还质问,当铁路职工和广州民众并肩抗灾时,郭锡龄身在何方?炮轰铁道部的信息又是来自何处?并称网友们有兴趣可以去采访一下郭锡龄。王勇平强调,广州市委已经明确表示,个别官员极不严肃、极不负责任的公开言论,决不代表广州市委、市政府,也不代表市人大和市政协。

以下是问答实录:

王勇平说:郭锡龄先生有关“炮轰”铁道部的报道,我在广东某家报纸、某些网站尤其是在境外媒体上都看到过,影响不小。铁路欢迎社会各界的批评和监督。我们当然也欢迎郭副主席对铁路提出批评意见。如果郭副主席对铁路的指责都是真的话,那么我作为铁道部的新闻发言人首先要请辞。因为,我对他说的这些情况一无所知,这不是一个新闻发言人应有的状态。但事实上,郭副主席说的一些情况,让我感到惊讶,难以理解。因为这些话既违背事实又违背常识。

郭副主席说:“铁路因为断电,只能去找内燃机,最后在新疆找到,但是会开车的人都下岗了,只好再花时间把他们请回来,找到人之后,又找不到可以用的5号柴油。”“这些事情铁道部都没有公布。”我作为铁道部新闻发言人,每天都要到调度指挥中心了解当天的救灾情况,及时进行信息发布,从来就没听说过铁道部从长江以北调过任何一台内燃机车到广州地区参与救灾。从新疆调内燃机车到广州更是让人匪夷所思。新疆到广州铁路里程达6000多公里,把内燃机车开过去,至少要7到10天,何况当时正处于线路非常拥堵的特殊情况下。也就是说等新疆的机车赶到了,广州的抗灾斗争恐怕早就已结束,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不知道郭副主席是通过什么高明的方法把新疆的内燃机车一下子调到广州的。

事实是,京广铁路南段供电中断后,铁路部门迅速采取内燃机车摆渡的方式恢复京广铁路运行秩序,广铁集团抽调了411台参加摆渡,铁道部又紧急从与广铁相邻的南宁、武汉铁路局调集了146台内燃机车进行支援,共计有557台内燃机车担当摆渡任务;在摆渡运输中,所有值乘任务全部由广铁集团具有内燃机车司机资格的乘务员来承担,没有一名返聘、借用和下岗人员。至于郭副主席说铁路使用内燃机车找不到5号柴油。据我了解,铁路内燃机车一直以来均使用0号柴油,从来就没有用过5号柴油。节前,广铁集团在保证正常用油的基础上,在韶关油库库存了500吨、在衡阳及衡阳北油库库存了1400吨、在株洲油库库存了 1500吨柴油作为应急用油。从1月28日到2月9日,广铁集团为摆渡机车及各车站发电车共提供4326吨柴油,从未发生一起因柴油供应不上而影响列车运行的情况。

再比如,郭副主席说:“当时衡阳和株洲已完全停电,并且不知道何时修复电路,铁路部门在已经可以预见到未来几天开不了车的情况下,还在售票。”事实是,广铁集团春运售票是按照预售期提前10天售票的,在元月25日,广州站就已经售完了2月3日以前的票。在冰雪灾害发生后,元月26日、27日,广铁集团全面停止了广州地区车站窗口、集中售票点、代售点和电话订票系统的售票工作,只保留了广州东到深圳间的城际公交化动车组和广九直通车的售票工作。整个广东地区的售票工作是经请示广东省委省政府后,于2月5日才开始恢复的,而且只发售2月7日也就是大年初一以后的车票。

又比如,郭副主席说:“本来农民工到火车站上不了车就回去了,可铁道部一声恢复运力,害得农民工又涌到广州火车站。”事实是,前一段时间京广南段的运输能力情况,铁路方面每日甚至是每隔几个小时就向广州市春运办作了及时通报,铁路部门在尽全力迅速恢复运输能力和秩序的同时,也与广州市政府一道通过多种多样的途经发布相关信息,引导旅客不要盲目向车站集中,地方政府采取了有力措施为旅客留在当地过年创造条件。

这些情况郭副主席怎么会不知道呢?这就要问一声,当广大铁路干部职工和广州地区人民群众并肩战斗、奋起抗灾、共渡难关的时候,郭副主席身在何方?他的这些信息又是来自何处?网友们有兴趣可以去采访一下郭副主席。

我想告诉网友们的是,广州市委的主要领导同志已经明确表示,个别同志极不严肃、极不负责任的公开言论,决不代表广州市委、市政府,也不代表市人大和市政协。

总之,我认为,这次抗灾斗争的胜利特别是广州地区滞留的350万旅客的成功疏运,是党政军民齐心协力共同完成的一次壮举,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充分体现。其中凝聚了广东省委、省政府,广州市委、市政府,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公安干警,铁路干部职工,广大广州市民,还有曾经滞留在那里的广大旅客的心血和汗水,我们理应倍加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