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水世界

希望全世界的人保护环境 爱抚我们这个家园 不想生活在水的世界里 共同关注气候变暖

 
 
 

日志

 
 
关于我

“博客”有则博之,无则客之,博者写之,客者溜之。 今日你为文情声,来日我为文造情。默契吧,哈哈, 我的理解哦!

网易考拉推荐

重组:移动重生还是没落?  

2008-05-26 21:13:46|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23日,对于中国通信业将是一个历史日。这一天,重组终于尘埃落定,一切如设想的那样,并未有多少出人意料,关于人事安排的版本坊间亦有流传。究竟是历史选择这一天,还是这一天选择了历史,这个问题如同是移动打败了对手,还是对手成就了移动一样,现在纠缠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当年,电信的无奈,联通的无力,移动的天时人和与努力,共同造就了移动的一枝独秀。一切就这样的发生,自然的来了,来到了5&8226;23。
  这一天,未来三分天下的格局种子已经埋下,长成参天大树,还是变成无人知道的小草,还要看各家如何浇水施肥。有趣的是,投资者先表了态,电信、联通和网通股价先后上涨,移动应声下挫。
  看空移动实在情理之中。一直以来,重组旨在改变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打压移动的说法甚嚣尘上。两年内移动占优,三年后电信称王的预测分析的也是头头是道。
  不可否认,移动在此次重组中没有占到任何好处。兼并铁通看上去获得了全业务经营范围,实际被认为是背上了包袱,网络标准又被指定承担产业链不完善、技术遭遇疑问的TD,天时地利毫无优势,更为糟糕的是人和尽失。古语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俗语也说:出头的椽子先烂。这几年的高调发展,可谓人心尽失。
  同样是这一天,国资委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央企赈灾捐赠榜,移动以2亿8千万夺得魁首,高出第二位的中石油8千多万。联系到此前汶川地震中,移动基站倒塌,信号全无,到是CDMA和小灵通表现可圈可点,移动网络好的形象严重受损的事实,看来移动是要把“臻于至善”进行到底了。既然牛皮吹破了,总要花些钱来补补的。何况日进亿金的移动,这些银子只是洒洒水了。总之,这一次移动又站在了前面,很前很显眼。移动说,我们从来都是正德厚生的企业公民,老百姓说,你们真是有钱人啊!几年来,通信业一直为人所诟病,移动无疑是首当其冲的。物价是一路上涨,资费是一降再降,移动没捞到好名声,却让大家更加抱怨。各种捐款总能看到移动的身影,“拿我们的钱做好人,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多降些话费呢。”老百姓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曾经有人这样说过“闷声发大财”。电网和石油哪一个不是一边偷偷数着钱,一边哭着喊着穷得没有钱。王建宙说移动有充裕的现金流,国内上市不是因为缺钱,原因是要让内地投资者分享公司的发展成果,以及让内地客户了解公司的经营计画和目标。当年,移动的股价从十几块涨到一百二十块,最高时达到一百六,很多投资人赚得是盆满钵满。人心不足蛇吞象,股东对移动的财务要求是越来越苛刻。曾经有国外投资者到内地某偏远地区浏览,发现人烟稀少处移动也有信号。回来后,质问移动为什么在此地建基站,乱花股东的钱。股东的眼里只有钱,由此可见一斑。
  几年的高位运行,再想保持下去难度可想而知。股东得罪不起,各项KPI指标随之而来,员工压力有增无减。各层级的员工为完成指标任务,殚精竭虑,有时更是不惜弄虚作假。短期的急功近利哪管以后的洪水滔天,因为凯恩斯说了,以后我们都会不在(in the long run we’re all dead)。
  现在的情形就如同应试教育下学校、老师和学生的关系。移动就是一所学校,老师是管理者,学生就是员工。学校要升学率,老师就督促员工努力学习,要把各门功课学好,才能考高分,进大学。为此,老师搞题海战术,让学生多做题的同时,还搞大跃进,高一时就把高二、高三的课程学完了(现在移动在大搞所谓新业务)。压力之下,有学生就开始做弊了。反正考上大学,大家皆大欢喜。没有人关心学生未来的成长,因为大家都看不到未来。
  移动的基层员工心声如一首打油诗写得那样:

       远看移动像天堂,

        近看移动像银行,

       来到移动像牢房,

       不如在家放牛羊,

       人人都说移动好,

       傻帽都往移动跑,

       移动挣钱移动花,

       根本无钱寄回家。

       移动的工资高,说得的领导,普通员工是没份的。内部收入的差距实在是大得惊人,奖金,领导有几万,员工只有几千。也许这是中国国情吧。但员工不认同是凭甚这些人拿这么多。最强调绩效考核的移动,从来没有真正建立起一套有效的考核体系,公平、公正、公开只是漂亮的口号。领导说,移动会越来越好;员工说,我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正德文化是王一手搞起来的,但真正落实的从公司管理者到员工个人又有几人,许多基层的员工包括一些县公司经理连企业文化的核心内涵是什么都写不出来。王这个人好大喜功,搞政绩工程,做官可以,做企业还是差些。02年的时候,王晓初就搞了人力资源提升项目,到现在移动的人力资源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却还喊出了做一流人力资源管理的口号。再加上听说也是官僚的张春江,有两位如此的掌舵人,移动驶向没落想不难都不行。虽然说地球缺了谁都一样转,可转好转坏是与人有关的,要不然怎么会说只有我们伟大的PARTY才能领导我们呢。
  未来不可预测,我们可以把握自己。移动的兴衰存亡,不靠对手心存善意,拱手相让市场。不妨以最恶毒的心思揣摩电信、联通们的想法:亡我移动之心不死。重组后的市场竞争加剧,移动市场份额肯定下降,保持正常的竞争心态尤为重要,任何焦虑和过敏都无济于事。
  目前,移动缺乏明确的市场竞争战略,这在地市一级公司尤为明显。没有未来杀手级应用产品就没有攻城夺寨的利器,无线宽带以及基于此的业务似乎可负重托,想想十年前互联网的情况,两年之后即出现了井喷。虽然现在的情况是语音业务仍然为主,改变这种局面只是瞬间之事,因为技术日新月异。我们要做的是系好鞋带,准备跑步。因此,争论W-CDMA、CDMA2000、还是TD-SCDMA更先进已无必要,用户认可的才是最好的。固然,电信在宽带及行业应用业务方面的优势无人可比,移动在几年积累的市场经验和资金实力及客户规模仍可以作为傲视群雄的资本,就看移动如何保值、增值这些资本了。加上发展TD可能获得的国家产业支持,移动没有理由无所事事,相反继续主导市场是可能的。
  竞争还意味着改变。移动的改变从自身开始,管理层要首选换脑子,否则就要换位子,继续垄断经营的思想只有死路一条。更多地听听员工的意见,了解基层的实情。真正选拔具有职业素养的经理人,而不是官僚。再就是理顺内部关系,用变革确立新管理的方式,特别是建立公平、公正、公开的管理体制。
  以上归结起来就是柳传志的九字箴言: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
  5月23日,移动的新起点,没落还是重生,自己做主。


5月25日,传言已久的电信重组尘埃落定。结果和当初的传言并无任何区别:中国铁通并入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合并中国网通组建新联通,中国电信收购联通CDMA网。对此,网民热情地发来贺电:

上联:绯闻两年,终结合;

下联:坑蒙拐骗,结硕果。


上联:台湾大陆骨肉分离,聚则皆大欢喜;

下联:移动铁通群奸聚首,合乃沆瀣一气。


上联:拆一次分一次,何必呢?

下联:合一次并一次,干啥啊?


上联:群奸聚,搜天下民之脂;

下联:三分组,刮传输网之膏。


上联:分有分的理由彰显领导英明,

下联:合有合的道理反正国民傻逼。


上联:分一年合一年,缘分啊!

下联:吃一堑长一智,谢谢啊。


上联:分也好合也好肥了领导,

下联:苦也罢累也罢亏了员工。

横批:欲哭无泪


上联:一来二去,三番四回,直搞的老百姓五迷六道,七扭八歪,这才叫九曲回肠,十分恶心;

下联:十官九贪,八目七妖,直弄得全天下六神五主,四国三帮,那真是市无二价,坑瀣一气。


上联:他大爷你大爷全都是大爷,

下联:我抢钱你抢钱人人都抢钱。


上联:两年都不通

下联:三家还是乱


       上联:上下联通

下联:左右移动


上联:少竞争

下联:多收费


上联:六合三,你们照样垄断

下联:三撮一,我等还是挨宰


上联:喜欢糊弄人,狗屎一堆

下联:关我等屁事,去吃狗屎


联通:越连越不通

电信:永远不要信

网通:往往不能通

铁通:铁定不能通

移动:越移越不动

卫通:自卫都不通

组合:越组越不合


上联:牛!

下联:逼!

横批:操!


上联:都他妈的瞎整

下联:去他娘的乱来


       上联:趋势,电信重组

下联:收费,变本加厉


       上联:联通,玩3P,

下联:移动,娶2奶


上联:电信重组,领导越来越多

下联:员工重组,工资越来越少


上联:网通,五年融合三次

下联:联通,一女共侍二夫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