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水世界

希望全世界的人保护环境 爱抚我们这个家园 不想生活在水的世界里 共同关注气候变暖

 
 
 

日志

 
 
关于我

“博客”有则博之,无则客之,博者写之,客者溜之。 今日你为文情声,来日我为文造情。默契吧,哈哈, 我的理解哦!

网易考拉推荐

广州拟给公务员加薪,为何引来网友骂声一片?  

2008-07-17 19:33:07|  分类: 讨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加薪,听取骂声一片

    广州此次给市属公务员加薪,思考既久,行之突然,虽然加了工资之后,广州的工资水平仍然远远落后于江浙和周边城市,但就是这样一个加薪,仍然得到了网上的一片骂声。

    骂得很奇怪,为什么?拿着低工资,干着中国最累的公务员,还要听着最多的骂声。这种情况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工资已经高得离谱得江浙,没有出现在工资已经高得离谱得电力行业,而偏偏就是出现在了本身就比较穷得广州公务员群体身上??

    如果说广州公务员不合格,我看绝对不是,因为就人才层次而言,广州绝对是比较高的。

    如果说广州公务员不干活,我看也不应当是,就行政效率而言,广州是行政比较高效的城市。

    如果说是广州公务员吃拿卡要灰色收入多,我看也未必,一是这种现像在中国很多,而广州显然不是重症需市,因为广州媒体发达,监督有力,而且民风好诉,相对而言,在全国算是比较公正的城市了。

那么底是什么原因??

    我觉得,用社会群体理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社会上的人群,为了团结,必然要树立共同的敌人来团结其余的人,在现实社会中,另类的罪犯,妓女,等,都是被社会打入另册的人,也正因为一齐反对这些人,其他人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在任何一个群体中,都会有这种现像发生,比如,一个单位,总会有一个大家都不大喜欢的人,或者一个小群体,比如领导,会形成一个小群体,他们排拆其他人,其他人从心理上也排拆其他人。这样就可以达到团结大多数人的目的。在历史上,利用树立共同敌人的方法来团结自已人的例子太多。

    网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官员,公务员和官员的混同,使公务员也走到了广大网民的对立面,甚至一个公务员听到其他国家机关的丑事,一样幸灾乐祸,而绝不会唇亡齿寒。

   这与其说是公务员本身的问题,不如说是制度的问题,与其说是制度的问题,不如说是历史的问题。因为国家的改革,要在三十年之内完成西方国家用了百多年才走完的路,矛盾也集中在三十年之内进行解决,所以,显然的情况就是问题肯定解决不了,只有经过时间的推移,才能最终解决社会上的诸多问题。

    现在有很多人,动不动就说,如果制度好了,就如何如何。但问题是,制度在一天天地变好,为什么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仅凭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出制度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决定性因素,即使将美国的制度成功搬到中国,中国当下的社会问题仍然无法解决。

    所以,一切都要靠时间来解决。

    此次广州公务中加薪,听取骂声一片,骂得不仅没道理,而且违反了骂人者的基本逻辑。骂人者,包括我,逻辑是这样的:制度好了可以解决问题。制度好了,人就好了。不能苛求人尽善尽美。要用制度来管人,通过管人,从而管事。

    但是,如果没有适合的薪水,那么说明这个薪金制度本身就有问题。这是矛盾一,

如果没有合适的薪水,还要求公务员好好干活,这是要求公务员必须有极高的道德性,这与骂人者的通过制度管人的思路是违背的。这是矛盾二。

    如果没有合适的薪水,显然人才会流失,没有人,事就做不好,这是违背普通常识的逻辑,这矛盾之三。

    有了这三个不可克服的矛盾,可见网上关于骂广州公务员加薪者的说法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这么无理由的骂下去,对网络本身并没有好处,网络可能会越来越失去它本有的公正性和公平性。到那时,周老虎也敢大行其道而不顾网上言论了,因为反正网上都是在瞎骂。

    骂广州公务员加薪事小,保持客观冷静公平公正最重要。那怕出言污秽,只要说的是真理,就不怕。

    广州公务员加薪惹谁了?

    以下是:一个广州公务员的表白。

    首先,在定义上作一个说明,我们绝大多数公务员仅仅是替政府打工的普普通通打工仔,和企业职工、自谋职业者一样,打这份工更大意义上是为了养家糊口,没必要将公务员群体与其他群体对立起来。

    其次,在背景上作一个说明,这次加薪是2000年近8年时间以来广州公务员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加薪。去年广州的媒体不也大肆炒作公务员加薪的话题么?实质上那仅仅是一次工资职务、级别上的改革,工龄长的可能沾了点小便宜,加了那么300、400元不等,10年工龄以下的,可能就那么100元左右。如果将这次的1500元除以8年,那么每年也就200元,是否可以算是大幅加薪呢?

    再次,在目前实际待遇上作一个说明。本人本科毕业12年,现广州市直单位主任科员:职务工资480元+级别工资498元+地区工资补贴8。5元+岗位津贴3250元+月均年终奖300元=应发合计4536。5元。扣去所得税200元和公积金600多元,拿到手的为3700元左右。如果算上公积金1300元(这笔钱在银行里取不出来,没买房的话就要等到退休时才能拿了,并且利息低于定期,30年后价值几何就很难估算了)、电话补贴200元(2006年7月开始发的,即将取消),实际月薪约为5200元,其中能支配的约3900元。其他的只有1个月双新、4大节日合计4500元(扣税后约为4000元)、计生奖1000多元。广州市直单位完全是阳光工资,据我所知,除一些特殊岗位,概莫能外。(至于一些朋友提到灰色收入,只是少数单位中的少数岗位中的少数人员才有可能,绝大部分普普通通广州市直公务员以上这些收入就是他们的全部了。

    批评广州公务员加薪的兄弟省、市朋友请注意:广州对中央财政、对省财政的贡献历来都是有目共睹的,年上缴中央1100亿元、上缴省400亿元(顺便纠正一下,南方都市报报道有误),北京、上海以及江浙哪个城市有这样的贡献?深圳也不例外,作为计划单列市,不用给省交钱。广州在经济持续增长的情况下,自己掏钱为公务员加薪不是很正常么?一些人不要老拿你们所处欠发达地区的企业甚至公务员的工资来和广州比!说不定就你们那千多块钱里还有部分是中央财政返拨的,里面流敞着我们广州人的汗水呢?!如果要平均那还不如回到大锅饭时代,全国工资一个样,全国人民一样穷。现实么?

    批评广州公务员加薪的珠三角企业供职朋友请注意:

    1、如果你是大学毕业生,可能也就是这几年毕业的吧。因为10年多前毕业的,这时在企业怎么也混了个中高层的管理人员、技术人员了,即使是国企的话,待遇也要比公务员高许多(当然不排除少数不太如意的),基本上都心知肚明,不会在这大肆批评了。我们那一批同学,不管是到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还是自己单干,没有人待遇不是我的好几倍,没有人相信我说的实际工资。朋友,你不能一进企业就和我们这些十几年前毕业的师兄比,说你们企业2000、3000(所指范围仅限珠三角,超出范围适用外省、市朋友),凭什么公务员就4000、5000了。不客气地说,如果要和我们10几年前参加工作的公务员比,你们首先就要和你们的高、中管去比,去责问他们包括老板为什么会有差距?为什么会不公平?你也不能和那些考进了公务员队伍的同学比,企业的晋升跟公务员是两回事,在企业一、两年一个台阶的人员比比皆是。在公务员队伍可能么?一切只能是按步就班,很有可能两三年你们就超过了公务员同学的工资了。况且,现在进公务员队伍容易么?几十个竞争一个岗位。

    2、如果你是非大学毕业的外来务工朋友,也许当中不乏由于家庭原因而失去上大学机会的。对不起,如果让我们公务员的工资与你们的平均水平稍高的话,那么就是当时我们以及我们的父母错了,不应该花那么多精力、时间、金钱去读书,到头来还和当初不上大学差不多,这又公平么?另外,你们当中部分佼佼者的工资待遇实际上不比公务员差。如你们的平均水平。其实,广州包括珠三角大部分地区,包容性都特别强,这点是公认的。

    3、如果你是广州国企的大哥大姐,根据有关报道,整体水平看与公务员差距不大,我记得去年全市企业职工平均月工资大约3000多元吧(好象是实发数),从公务员与企业职工的学历比来看,这种差距应该是正常的。

    批评广州公务员加薪的其他人士请注意:比较有代表性的教师们,如果是市直属学校的教师,你敢说你们的工资低于市直公务员么?不要算你们上家教赚的,也不计较你们一年有近3个月假期。推波助澜的媒体记者们,广州任何一家报纸、电视台的正式编辑记者们,你敢说你们的工资低于市直公务员么?比较可靠的消息是,都市报平均10来万,南方电视台去年年终奖最低6万多。

   当然,希望这次公务员加薪只是开始,接着能看到广州的企业、特别是对困难人士增加薪金、补贴,并形成一个长效的机制。


  评论这张
 
阅读(8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