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水世界

希望全世界的人保护环境 爱抚我们这个家园 不想生活在水的世界里 共同关注气候变暖

 
 
 

日志

 
 
关于我

“博客”有则博之,无则客之,博者写之,客者溜之。 今日你为文情声,来日我为文造情。默契吧,哈哈, 我的理解哦!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莲花山,你是圣山  

2008-09-03 16:0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座特别的山。她没有泰山之尊,她没有华山之险,她没有黄山之秀,她没有庐山之名。她只是位于鹏城中心区,占地不过两平方公里,主峰海拔才100多米的一座小山。但是,每年光顾登临这座山的客流量超过400万人次,远远高于美誉声名播扬于海内的五岳和众多名山。她是一座圣山。她就是鹏城的莲花山。

莲花山因山名而圣。莲花是中国人喜爱的花、崇尚的花、钦敬的花。喜爱其花可赏,悦目怡心;籽入药,调神理病;根味美,可做佳肴;崇尚、钦敬其既高雅圣洁,又实用朴素。爱莲、敬莲、颂莲的风气,以莲寄情,寓义于莲的风尚,长盛不衰。莲花文化根深叶茂,源远流长。以莲花命名的山和山峰,全国就有几十座。

在中国诗文画的园圃里,更是莲花繁盛,风情万种。无论是楚辞、汉赋、晋文,还是唐诗、宋词、元曲;无论是细腻的工笔,还是粗犷的写意,借莲喻义的情韵,都彰现于诗垅文畦之中,跃然于宣纸阡陌之上。历代诗杰文豪画家为爱莲、敬莲、颂莲,不吝惜黑墨油彩的泼洒,不阻滞情泉的流泻。一首首一篇篇,帙卷浩繁,流墨溢彩,美不胜收。

然而,最妙美的是,宋代大儒周敦颐的《爱莲说》,将圣雅的莲花与富贵的牡丹和隐逸避世的菊花作了比肩之述,更加展露了莲花卓越不凡,圣雅不俗的特征。

莲花出世超然的雅姿芳容与入世进取的君子风范,完美相融,博得了周子“独爱”的钦敬,赢取了芸芸众生的由衷喜爱。人们由爱莲而爱以莲名之的山;由敬莲而敬以莲名之的山,莲之圣演化为山之圣。

莲花山更因时势而圣。莲花山的时运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那个春天里,发生了陡然巨变。那个春天,天气乍暖还寒,春使步履姗姗。整个神州大地,正是天盼春风浩荡,地盼新绿装扮的时候。一位宏图在胸的世纪伟人把目光投向了南海之滨,深圳湾畔。他提起笔,饱饱地蘸了蘸由历史沧桑和时代内涵交融研磨成的浓墨重彩,顿了顿笔端,然后,沉静而雄浑地,也是潇洒地画了一个圈。这个圈的中心点就是莲花山。这个圈在神州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就是一个点。这个点,是一个伟大民族迈向新征途的起点,是一个新时代的起点。这个新征途的里程碑就是莲花山;这个新时代起点的标志就是莲花山。

伟人手臂起举时的苍健雄浑,起笔运笔时的遒劲挥洒,顿笔落笔时的斩钉截铁,使笔底骤然卷荡起先是丝丝缕缕,然后就是浩浩荡荡的春之风。这是刷新一个时代的春之风。莲花山就是这春风的源头、渊薮。

从莲花山生成出发的春风,涵蕴着大海的意韵,带着和煦的舒润,挟着翠风绿气,如麒麟奔行,跨山跃川,栉林沐峰,拂荡神州大地。

从莲花山生成出发的春风,是春雨的车舟,运载了温润甘醇的雨滴,飘飘洒洒到神州的疆域,汇聚成浩浩渺渺的清波,酿化成滋生催长的水气、甘露;使涸河浅湖变成碧波荡漾,绿涛欢歌的丰润世界;使枯枝黄叶吐出鲜嫩的新芽,返回青翠,使腐朽化活,变为神奇。把神州大地点染得一派新绿。莲花山就是这新绿的发祥地。

 

 

 

 

从莲花山生成出发的春风绵长而和丽。习习然又徐徐然,飘渺不绝,浸漫到神州大地的角角落落。既柔和又坚韧。含有婉韵飘曲的谱线,又发散着晶棱直射的七彩光子。像化妆师的纤纤妙手,又像雕塑家刚坚的镂刀,扮妆神州的山河。

从莲花山生成出发的春风,也俨然成为一支造势设色涂彩的大笔,毫毛飘逸,挟风荡气,龙舞蛇飞,挥挥洒洒,墨彩纷呈。大师三两笔勾勒出意境框架之后,亿万神州的画工艺匠就浓墨重彩地挥毫涂画开来,其态势雄伟壮观。中华民族精彩神韵的画卷就阔展开来,绘就神州江山新图画的油彩就喷涌出来,流溢起来。神州山川处处多彩,无处不精彩。

莲花山的主峰叫灯旗岭。灯塔的灯,旗帜的旗。但是,使灯旗岭名副其实的,是始于那个春天。历史仿佛在冥冥之中为莲花山埋下了一个偶然名之,又必然为之的历史伏笔。

  历史总要寻找选择一些特殊的物件,代表象征着一个故事,一段历史内涵。对于那个春天之后出现在神州大地上的隆重、辉煌、充实,历史也一定会在其印记的最亮处、最深处、最重处、最浓处,选择确定一个标志,让人们不能忘记,不能忽视,不能漫漶她,使人们一看到那个标志,就会与那段不凡的经历联系起来,再度用历史的镂刀,在记忆的壁石上镌刻,留下愈深的印痕。历史选择了莲花山。

历史也曾选择了井冈山。是井冈山的毛竹,将星星火种薪传相燃,燎原神州大地,锻烧出了一个红彤彤的新中国。莲花山的灯旗岭,使人联想到井冈山黄洋界红军战士退敌之后,那庆贺胜利,飘舞翻飞的红旗。

历史也曾选择了延安的宝塔山。是宝塔山下的汩汩延河之水,汇入黄河,注进长江,形成澎湃巨流,冲涌荡涤山川,吞没域外魑魅,清除枯枝败叶,洗炼出一个闪闪亮亮的新中国。灯旗岭,使人联想到延安宝塔山下,从枣园、杨家岭窑洞中透出的灯光,闪闪烁烁,照亮夜空。

然而,使灯旗岭真正体现她完美涵义的是一代伟人的登临和长驻。就是在那个春天二十几个春秋过后的一个秋天里,在果硕年丰、天高气爽的收获季节,在世纪时钟的指针将要跳向新纪元刻度的时候,世纪伟人再一次踏上了他亲手拓辟的这块春潮涌动、旺盛蓬勃、万象俱新的春的园地,他亲手缔造的鹏城。

这一次光临鹏城的,是他巍峨的铜像。从此伟人将长驻鹏城。鹏城人民怀着万分景仰、欣喜、幸运、感恩的怀念之情,在莲花山顶,在主峰灯旗岭上辟出一块园地,将铜像矗立于林海花潮之中,莲花山的翠波绿浪簇拥着。同时,鹏城人民在自己的心田里也辟出了一块无法丈量的天地,让他们所景仰、爱戴、怀念、感恩的伟人长留其间。也许是自然王国的信使读懂了鹏城人民的心愿,也许是必须要对鹏城人民的美好心灵作出一个感应回报,就在安装伟人铜像的那天,一个奇景出现了。那是个下午,当伟人巍峨的铜像矗立于莲花山顶,伟人矫健的身影出现的时候,东边天空,一道绚丽的七彩虹桥,横空架起,穹形的弧线,亮丽烂灿的形状,使通天祥瑞,吉象赫然。人们欣喜万状,但又并不惊诧愕然,似乎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一切都是按着程序设计的演进出现的。这是天晓人愿!这是天随人愿!这是天尽人愿!

从那天起,世纪伟人成为鹏城的一员。从那天起,莲花山就成为鹏城人民心中的圣山。每天每月每年,鹏城的人们络绎不绝登上莲花山,向他们心中的“圣贤”,投出敬仰的目光,送上感恩的心情,默诵着无尽的思念。从那天起,每天每月每年,凡是来鹏城的人们,都以鹏城人民一样的情怀,登上莲花山,长久驻足,瞻仰伟人。

莲花山与其他名山圣景相比,没有神秘,没有幽深,没有迷幻,没有香火缭绕,神气弥漫,处处平平凡凡。在莲花山,平凡与伟大,普通人与伟人,人民与圣贤融于一山。在莲花山,敬仰与被敬仰者,感恩与被感恩的人,总设计师与亿万施工者同属人民的一员。

站在世纪伟人的铜像前,人们很自然地想起他的一句名言,“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浑厚简朴的话语,透着慈祥、可敬,更可亲可爱;是伟人是领路人,更是长者亲人。人们感觉到,他在与我们聊天、攀谈,心神交流。人们更清楚,他和我们同属于这个伟大而神圣事业的实践者,同属于这个伟大而雄壮队伍中的一员。在这种感觉的灵悟中,在这种特别的氛围里,人们对圣的内涵有了新的更深的顿悟:圣地就是汇聚众人的脚印,吸引众人的眼神,驻留众人的心灵,实现众人的心愿,给众人带来幸福的地方,而这幸福一定是具体的、实在的、惠美的,如清泉可掬可捧,像佳肴可咀可嚼。

莲花山从早些年开始就是向市民完全开放的公园了。人们在这里尽情尽兴地欢乐。朝晖里,晚霞中,姑娘小伙儿休闲健身的倩影雄姿;耄耋妪翁温稳慈祥的仪态;情侣恋人轻语柔言,红翠依偎的甜蜜;幼儿孩童花间草地上欲倾欲跌的学步,稚声嫩气的伊呀学语,无顾无忌,天真无邪的撒欢儿、嬉闹;闲庭信步,自由自在,傲然过路的野鹤家鸟们。还有那蓝天碧空中,或和风飞翔,飘然翩然,或迎风招展,猎猎作响,匠心各具,绚丽多姿,如鹤燕满天,似练飞绫舞的风筝,老少同玩,童叟咸悦。人们放飞着憧憬希望,放飞着理想彩梦,放飞着心情感怀。这难道不是一幅和谐祥瑞的民乐图吗?!

 

 

 

 

沉静、肃穆、庄严、兴奋、陶醉之后,人们带着欣慰满足下山了。他们就如北方的杨柳桃杏,在来自莲花山的春风雨露的吹拂沐浴下,变得杨白柳绿,勃郁繁茂;长得桃红杏粉,硕果压枝。他们在莲花山上作了感恩的心里表白。

他们装了一壶莲花山的泉水下山了。他们说这是圣泉。莲花山的泉水甘冽,清甜爽口,贯身通体,沁心透肺,怡神畅情,妙不可言。据说,用这泉水煲粥,能把米的香,菜的甜,油盐的滋味儿挥发到极至,特香特甜。这是鹏城人的享受。远道而来的,把这壶莲花山的泉水带回去,留作滋润心田。

他们抹一脸春色,带着一身春风下山了。无论他们来自西北苍凉的黄土高坡,东北广袤无垠的黑土地,江南水乡泽园,还是岭南苍翠的山林;无论他们是在夏韵之时,秋实之季,还是冰白雪银的隆冬来。他们回去把这满身的春风抖落到哪里,哪里就会一派春光,春意盎然。

他们满怀着一腔豪情,带着一身力量下山了。他们在这春风新绿发源地的莲花山上,一边思品、感受、体悟着,一边用空灵的山气,清凉的水雾,浓郁的草味,醉人的花香,悦耳的鸟语,把心脑脾脏痛快地洗涤一通,淋浴一番,顿然觉得脑清神爽,骨壮筋柔,络脉通畅,体力和心力倍增。有了这力量垫底,他们将继续在那辉煌灿烂又漫长多险的旅程中跋涉前行。

                                                                                                                         作者:李鸿忠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